政府网站模板,政府网站管理系统,政府网站系统,政府网站源码
首  页 | 行业资讯 | 求购信息 | 企业风采 | 纸包技艺 | 产品推荐 | 会议展会 | 历史回顾 | 留言本
 位置: 华凝文化纸包装工业网 >> PPI波士厅 >> 正文

继承荣光,延续梦想——对话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包装印刷事业部总经理费屹豪

作者:文韬   来源:华凝文化纸包装工业网   关注:1778   时间:2015-09-10  
  在中国纸包装行业,民营经济是主要的组成部分。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持续发展的三十多年时间里,第一代包装创业者已经将企业成功建立并发展壮大。然而,与企业发展的生命周期所不同的是,很多创业者不得不思考如何将企业传承给下一代,实现企业的持续发展。
  
  下海拼搏的“包装创一代”终将老去,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继承者们该如何“接好班”,又该如何让打拼下来的基业常青?已经成长为中国包装行业新生代力量的他们,该如何让父辈的旗帜光荣地交接,又该如何让企业灵魂延续?
  
  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包装印刷事业部总经理费屹豪的一席话或许可以为这个答案做一个漂亮的注解。
  
  费屹豪,2009年底自澳大利亚回国加入“界龙”,现任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助理总裁、上海界龙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包装印刷事业部总经理、上海外贸界龙彩印有限公司总经理。
  
  费屹豪曾荣获:2011年浦东新区“青年之友”称号;2012年共青团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委员会“川沙新镇优秀青年”;2013年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上海印刷新人奖”;2014年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2014年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上海市支持非公企业团建和青年工作优秀企业主”;“上海市青联委员”。
  
  36岁的费屹豪,回归“界龙”已经六年了。频频参与各类商业、行业活动的他,身上却全无其他企业家二代难掩的优越与飞扬,举手投足间展露的是谦和、冷静、诚恳,以及正处在自我证明期的不知疲倦与踌躇满志。
  
  费屹豪所在的“界龙”作为“中国乡村第一股”,其身后的界龙集团,拥有包装印刷和房地产开发两大主业,及食品饮料、金属制品、酒店与休闲等多元产业,是一家总资产达50多亿元的现代化集团企业。
  
  记者:请简单介绍下“界龙”的创办及发展历程。
  
  费屹豪:“界龙”是由我父亲费钧德一手创办。我是“界龙”的参与者,也是见证者。
  
  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正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农村地区生活条件差,物资也比较匮乏。父亲就萌发了“带着村里人一起改变生活”的想法。1968年父亲开始创业,开办了一家小五金加工厂,1973年他又投资1000元创办了一家小印刷厂。“界龙”创办至今已47年,“界龙印刷”成立到现在也已经42年。
  
  父亲在创办企业的过程中碰到了很多的困难。一方面因时政背景,企业不得不频繁关门以应对政府检查,父亲笑称“界龙”是“开关厂”;另外一方面是村民的不理解和固有的行为习惯所带来的无形阻力。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集体制企业的我们虽然依旧艰难,但是随着改革开放,我们看到了出口贸易的商机。当时父亲几乎跑遍了上海滩的所有外贸公司,最终争取到了国营企业都不愿意做的手帕包装盒印刷业务,实现出口创汇22万美元。
  
  1994年2月24日,“界龙”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企业进入了新的发展期。选择上市的初衷是想将企业转为公众公司,让员工及各方面都持有股份,成为集团化、规模化的企业。可以说,上市为我们成为国内大型的包装印刷企业奠定了基础,也为公司的运营结构更规范化扎下了根基。
  
  2001年我们又迎来了“界龙”历史上的重大转折——成功改制,砍掉了之前因产权不明而造成的羁绊。改制后,父亲与当时共同创业的43名自然人一起控股企业,并将9%的公司股份回馈村里。我们界龙村成为了当地的富裕村、文明村,这也实现了父亲“让村民一起富裕”的夙愿。
  
  记者:作为行业的“领跑者”,“界龙”的优势是什么?
  
  费屹豪:我们的优势是企业的综合实力。第一是企业的底蕴和历史。在德国、日本等工业强国,很多优秀企业都有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历史。当客户得知我们“界龙”从事印刷已有四十多年,对我们更为尊重和认可。第二是技术改造与创新。我们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技改,并且一直对技术和质量有着较高的要求,在技术方面的投入,包括研发、人才管理等都抓得很紧,这也是我们“界龙”的核心优势。第三是企业的诉求与定位。中国的包装印刷企业以私营、中小型企业为主,大多数企业以业主的生存为背景,而我们的所求跟他们不一样。四十多年来我们经营企业的心态未曾改变,还是以“服务社会,回报社会”为出发点,所以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更大。
  
  记者:“界龙”的管理理念是什么?
  
  费屹豪:我们是集团型的企业,给客户综合实力的展现和一站式的服务是我们的竞争力。我们是提供策划、设计、产品、服务等多种选择的企业,从初期的设计创意,到各类加工都囊括在内,最终帮助客户提高收益。我们一直怀揣着这样的管理理念,就是要从综合性的角度服务客户,为客户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因为我们是服务商,不只是制造商,最终还是要让我们的客户有利益可图。
  
  记者:企业的未来目标是什么?
  
  费屹豪:这个目标也是我父亲提出的,就是“打造一个可持续的百年企业,继续成为行业领头羊”。“可持续”、“百年”、“行业领头羊”,这看似简单的三个词语,要做到很不容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不断地引进人才,培训员工,优化企业内部管理,提升“界龙”产品的创新实力。
  
  包装印刷是一个与费屹豪之前所学所用完全不同的行当。入职以来,费屹豪除了快速地适应环境、转变角色,还一直在考虑行业形势所发生的变化,特别是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等方面发生的巨变,所带来的挑战该如何解决。
  
  中国经济结构优化的大环境,考验着费屹豪在重大战略转型面前的决策能力。不难看出,这位“界龙”继承人对包装印刷市场“大蛋糕”的期待值依旧很高。
  
  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纸包装市场的发展现状?
  
  费屹豪:中国纸包装产业的总体发展非常强劲,但发展中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首要问题是产能过剩。这不仅仅是我们一个行业的问题,在整个工业中都存在,很多实体企业都在叫苦。包装印刷行业的产能过剩导致了企业间价格战的加剧,这对行业的发展非常不利。我觉得企业要不断创新,增加自己的管理和技术的能力,只有这样我们的行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虽然目前行业发展的现状比较凌乱,企业也很辛苦,但这是市场优胜略汰的必然。习总书记提出“适应新常态”,现在的发展局面就是新常态的过程,最终生存的都将是优质企业。
  
  记者:您认为中国纸包装市场未来走向会如何?
  
  费屹豪:包装需求的变化将呈现多样化和个性化,这也是对包装印刷企业的一次挑战。以前的订单以大批量为主,现在订单总量虽有增加,但多以小批量为主。所以,未来在包装印刷上数字印刷与传统印刷相结合的趋势将更加明显。此外,互联网及电商模式的拓展,给传统包装印刷带来了变革。虽然我们还不能像快消品那样完全实现线上交易,但是可以利用互联网的信息融合,提升企业的管理效率、生产速度及产品质量。
  
  记者:什么样的企业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企业?
  
  费屹豪:成功的企业必须具备的要素是能生产出使客户满意的产品、有好的管理和创新的DNA。对于企业而言,具备前两个要素,可以让企业很好地生存在当下的环境,而唯有创新,唯有不断地在技术方面投入研发,才能给客户带来更好的增值服务,才可以更好地可持续发展。当然,我认为一个成功的企业要让员工生活富足,与社会共享财富。
  
  每一家民营企业的发展,伴随着的必然是拼搏精神。作为企业“第二代”,任务不仅是接“班”,更要担负起实现基业长青和企业家精神传承,带领企业实现突破与创新。作为一名新生代企业者,费屹豪认为自己肩负的责任更多,在企业管理模式的提升,合作模式的变化,管理团队培养等方面都面临着挑战。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手“界龙”的包装印刷事务?之前有怎样的经历?
  
  费屹豪:我17岁离开家乡,在澳大利亚求学、工作了13年,2009年底回国加入“界龙”。
  
  2005年我从墨尔本大学毕业后,想自食其力证明一下自己,通过努力我成为了澳洲国民银行的一名普通业务人员,2007年晋升为支行行长。在国外的十几年让我学会只有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情,把它做好做完美,才能让周围的人信任,才能有足够的自信。
  
  国外相对安逸的生活总让我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我觉得自己还应该再做些什么,于是我决定回国,回到“界龙”。这个想法也得到了父亲的赞同和支持。能够将我的所学、所长为“界龙”的发展助力,也不枉父母对我多年的培养,更是身为“界龙人”的一份担当。
  
  记者:加入“界龙”这几年,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费屹豪:进入企业这几年的确让我收获了很多,其中最大的收获是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做企业、什么是做真正的实业。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你必须以身作则,这样企业才更有向心力和凝聚力。原来是穿着西装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工作,而现在即便是高温天也要满头大汗地下工厂,这些转变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创业的精神。我坚信“实业兴邦”,人只有脚踏实地去做,才能有所成就。
  
  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是身教大于言教。他一直都很努力,他对员工的关爱和教育的场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他给我的力量是无形而巨大的。父亲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且现在还在默默地在背后推着我不断成长。我知道,年轻意味着希望与未来,但要想沉下去,成为一名真正的优秀企业家,必须要谦虚谨慎地学习。
  
  记者:作为企业“第二代”,您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费屹豪:我现在负责“界龙”包装印刷事业部的管理与运作。包装印刷是我们的主业,也是我们创业起就有的一个单元。也许跟白手起家的创业者相比,我幸运很多,因为有一个很好的平台,但是我所要超越的将是更强的对手。
  
  语言优势和沟通能力让我与外国客户的交流更顺畅,这更有利于我们拓展外资企业的大笔订单。此外,我也在不断地学习一些优秀的管理方法、理念,将不同文化、不同做事方式融合在一起,以提升“界龙”的核心竞争力。
  
  记者:您的爱好是什么?对工作有怎样的影响?
  
  费屹豪:我喜欢足球和高尔夫。从小学起就在校队踢球,在国外上学时我是学校足球队第一位华人队长,即便现在工作繁忙,我也仍然坚持每周至少踢一场球,可以说足球伴我一生。足球让我能更快地融入群体,能与别人更平和随意地相处。与足球的团队性、协作性相比,打高尔夫则更像是一场自身的修炼,是自己跟自己的比赛,就像做企业一样,要先把自己做好。
  
  记者:您的人生梦想是什么?
  
  费屹豪:希望自己能够事业成功。做实体企业,创造利润是过程,更大的目标是满足员工物质与精神的丰收,这样才能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做事业就是不断地战胜困难。我在不断地鞭策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成功。
  
  费屹豪在参加“我们正青春”的演讲中说:“成功不是将来才有的,而是从你决定去做的那一刻起,持续累积而成。”他用这句话鞭策着自己不断前进,并身体力行地实践着。
  
  继承父辈的荣光,“奋斗”将是费屹豪此生不可或缺的主旋律。他所代表的“创二代”群体,极有可能成为我们创富时代的一个新版本。只要企业的生存环境适宜,竞争有序,第二代就完全有可能全面超越父辈。事实上,只有守正创新,才能基业长青,才能延续梦想。
  
  
公司介绍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华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s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